❀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眉间雪(终章)

╱第五章╱

往宫门的一路,白敬亭满身的血迹不知吓坏了多少人,众人不知发生了何事,可也无人敢靠近白敬亭,因为这个平日里对人对事带着温暖笑意的人,此刻眼里像是封了一层厚厚的冰。

宫内皆是心思剔透的人,心里意会到这必然是出了大事。白敬亭是陛下如今最为看重的人,虽然目前身上只挂了个虚职,但宫城内外皆有传闻,陛下早已属意他大理寺卿的职位。

得到陛下的重视,换句话则是成了全朝野瞩目的人,白敬亭清楚此时必有无数的眼睛正紧盯着他,也必然有无数人回去禀告他们的主子。

受伤的地方不断地渗出血,可白敬亭还是不断加快自己的脚步,因为他知道过不了多久,消息必然会传到陛下耳中,到那时,恐怕自己连到她面前的机会都没有。

踏在屋瓦上的黑衣人望着雪中白敬亭的背影,眼内的情绪很是复杂,他握了握手中的剑,转眼看向那正跑往养心殿的小太监,心中一念,大概,这是自己唯一能补偿的事。

不远处跌跌撞撞跑来一人,下着雪,守宫门的侍卫看不清来人,隐约地看到跟在那人身后的好像还有几个,侍卫们以为这是出了什么大事,纷纷握住了剑柄,可当那人跑近时,众人皆是一惊,没料到是白敬亭。

“白大人,你这是?”

“怎么伤这么重,让下官送你去太医院吧。”

侍卫统领岩安和几个下属围了上去,岩安扶住白敬亭,这段日子,因为甄公主一案,守宫门的大伙与白敬亭的交流不少,白敬亭的为人处事让大伙对他很有好感,统领岩安心中更是对白敬亭充满钦佩,此刻见白敬亭身上血迹斑斑的,对他是真的关心。

“岩安,开宫门。”

“白大人,你如今应当先去太医院……”

白敬亭看了岩安一眼,已无力再多说什么,他直接从怀里掏出一面玉令递到岩安手里,岩安低头看了眼手中的东西,脸色立即变了,他抬头看着白敬亭,说不出话,而围着他们的一群人见了玉令也仿佛见了鬼一般,刷刷地全跪下了。

白敬亭一脸冷色,岩安终是叹了口气,他把玉令交还给白敬亭,与他拉开了些距离,“开门吧。”

那些原本跪着的侍卫听到头儿的话,虽有犹豫,却也不敢耽搁,立即把宫门打开后便再次跪下。

众人待白敬亭彻底跑远,这才敢站起身来,“头儿,这……”

“这事隐瞒不了的,陛下迟早会知道。”

 

大理寺,白敬亭以玉令命所有人退出监牢,当值的张大人被气得浑身发抖,直接甩下一句自个到陛下面前解释便离开,其余的见最大的官走了也不敢再留。

待所有人离开,白敬亭便把玉令扔到雪地里,当日那坐在至尊之位的人任命他为此案主审时,御赐了这枚玉令,目的是让他在调查此案时尽可避免那些暗里明里的阻挠,可白敬亭如今想想,真是可笑又讽刺。

白敬亭蹲地上捧了把雪将脸上的血擦干净后才走进去,他害怕自己这个模样会吓到她。

“刚那么凶,可一点儿也不像你。”

吴映洁的脸色比那日两人见面时差了许多,白敬亭走过去坐在她面前,牵起她的手为她取暖,手渐渐暖起来,吴映洁看着眼前这个伤痕累累的人,心里是阵阵的痛。

“我们离开吧,不再理会这一切,去过隐居山林的日子,好不好?”白敬亭低着头,恳求的话语里带着的皆是苦涩。

“白白,三年前我抛下了整个家族,选择进宫,如今该是我补偿的时候,因此你不必再去想如何救我,相反我希望你能保全你自己,”吴映洁捧起白敬亭的脸,摸着他脸上的伤,撑起笑容,“答应我好不好?”

吴映洁脸上的笑,让白敬亭忆起三年前两人在梅花树下的那个告别,当年吴映洁强撑起笑容,送了自己去参加狼丫比武大会,可也是那次,两人之间从此便隔了一道破不了的宫墙。

“可答应你的我都没做到。”

年少时他对吴映洁作出过很多承诺,带她到仲山赏梅,要风风光光娶她过门,护她一辈子无忧,可直到如今,他一件都没做成。

“那你就更该做到我说的这些,这是你要我补偿的。”

见白敬亭低着头不应答,吴映洁起身坐到他身边,靠着他的肩膀,她拉了拉白敬亭的衣袖,撒娇道:“白白,答应我好不好?”

听着吴映洁的话,白敬亭心里堵得死死的,应不出任何的话,他转过头来看着吴映洁,吴映洁从扯他衣袖改为抱着他的臂,脸上是甜甜的笑。

这个场景,恍若回到了很多年前,她撒娇各种闹自己的时候,白敬亭再也忍不住了,猛地转身紧紧抱住了吴映洁,心像撕裂般地痛。

吴映洁静静地靠在白敬亭的怀里,抱着他蹭了蹭,她望着不远处摆放着的酒壶和酒杯,抱着白敬亭的力度微微加大,这般温暖的白敬亭从来只属于她一人,她觉得此生已足。

再眷恋也到了该离别的时候,吴映洁挣开了白敬亭的怀抱,她转身将酒壶里的酒倒在酒杯,持着酒杯转回身来,低着头,”白白,再答应我个事儿吧。“

“炅先生答应过我香浮不会死,待一切结束后,她的去处你替我安排,她想到哪儿便由着她,陪了我十多年,她该自由了。”

说完,吴映洁抬起头闭眼,将酒杯送到嘴边,可正准备喝下时,她的动作被止住了,抓着她的力度很大,吴映洁睁开眼,她看见白敬亭的脸上皆是泪,内心的决然瞬间被击得粉碎,眸里的泪一滴滴地落在了白敬亭的手上。

她舍不得离开白敬亭,她也很想一走了之,但她不可这样做,家族有难,身为家中独女,她有责任,三年前她已为白敬亭抛下了家族一次,她不能再做出这般不顾家族的事,况且她明白白敬亭长久以来的心愿,自由自在地游荡于江湖之中,若他此刻真的不顾一切带她离开,那么他的后半生就只能在躲避官府追捕,四处隐居中度过,这是她不愿看见的。

吴映洁抹了抹脸上的泪后手抚在白敬亭的手上,笑着道:”白白,我不想再被困在这座宫城,求你了。“

抓着她手的力气一瞬间失去,吴映洁拉下白敬亭的手,一口将毒酒喝尽,她把酒杯扔在一旁,再次靠在白敬亭怀里,闭着眼紧紧抱住他,”白白,像以前那样,吹箫给我听吧。“

箫声响起,吴映洁的心前所未有地平静,她轻声笑道:”我的白白真的是世上最好的人。“

怀里的人呼吸渐渐减弱,环抱着他腰的力度也渐渐变得轻无,一曲终了,白敬亭放下玉箫,他紧紧地抱着已然逝去的人,吻着她的额,喃喃道:”没了你,我怎会是世上最好的人.....“

 

牢外,细雪骤大,一队官兵正赶往大理寺,街上的百姓无不惊恐,他们窃窃私语,怕又是出了什么大事。

东宫书房,撒太子闭着眼坐在檀木桌前,旁边的炭火盘中躺着一副已看不清模样的画,而待他再次睁开眼时,画已然成了灰烬。

另一处的竹阁,炅先生一扫旧局,他拿出怀中的玉镯放置棋盘中,再次执子开局,脸上已看不见以往的笑意。

两人眼内某处仅剩的光渐渐陨灭。

 

>>>>>>>>>>>>>>>>>>>>>>>

《眉间雪》正篇写完了,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个结局

拖了蠻久的,❀❀撒花撒花❀❀

 

后面还会有五篇番外,各人的过往和结局都会在番外里补充

鬼侧妃——《梅》

白侠客——《眉间雪》

撒太子——《舞剑》

炅谋士——《对弈》

侍女香浮——《浮生》

 

而且貌似正文还没有点到文的名字,这个嘛,就留待番外 

大家其实有猜到跟白白打架的黑衣人是谁吗?应该蠻好猜的。

 

评论(7)
热度(51)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