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眉间雪

╱第四章╱

匿藏于暗处有十多个弓箭手,白敬亭清楚,只要眼前的人稍动手势,他们射出的利箭将会立马置他于死地,而即便没有他们,那站在炅先生身前的黑衣人,如今他也无法再与之硬拼。

胜机渺茫,但他却也别无选择。

头上的额巾早已变了颜色,手臂被划破的伤口,血随着白敬亭的步伐,滴了雪地一路,炅先生看着这个步步向他逼近的人,他紧握着笔,那一贯云淡风轻的笑意已然褪去。

身前的黑衣人仍在戒备,即便知道蓝衣少年身受重伤,按理說已是构不成威胁,但他的神经依然处于紧绷之中,因为蓝衣少年眸中的那种情绪,久历沙场的他见过太多,可以把死抛却脑后的人永远是这世上最可怕的。

天渐渐开始泛白,炅先生抬头望着这漫天还在下着的雪,一切快结束了。

将手中的笔再次转给了身边的黑衣人,炅先生向前走了一大步,不再匿于黑衣人身后,黑衣人想阻止,却只见眼前的人微微摇头。

白敬亭停在炅先生面前,抬起剑,剑尖直指胸前,炅先生不躲也不慌,他直视着白敬亭的双眼,淡淡开口,“即便是琅丫榜排名第二的高手,但我知你从未杀过人,今日这是要为了我破例吗?”

“为了救她,我会的。”

“但你又是否想过,她不愿得救。”

“你住口!” 白敬亭眼瞳猛地一缩,他直视着眼前的人,轻笑着强装冷静,“凭你对太子的忠心,炅先生这话我不会信。”

白敬亭手中的剑从胸提到脖子处,利剑擦破了炅先生的脖子,只需再稍用几分力,便会割破血脉。

白敬亭的视线从炅先生再到他身后的黑衣人,开口时语气较于先前已降至冰点,“我只要笔为她脱罪,我发誓绝不牵扯太子,加之你们谋划的种种,我也保证绝不会泄露。”

“即便你能拿到笔,可这个处境,你认为自己会有退路吗?”

话音刚落,四周便传来无数弓箭上弦之声,白敬亭看着炅先生,目光笃定。

“只要她还在,我便会有退路。”

听着白敬亭的话,炅先生看向他的眼神,有叹有悔,匿于深处的还有更多更复杂的东西。他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放于掌心展现在白敬亭面前,“与她的约定,我完成了。”

看着眼前之物,白敬亭脑里霎时变得空白,“这枚刻章……”

“这是昨日她交于我,让我替她归还与你,她让我转达一句话,”炅先生走上前,伸手抬起白敬亭未执剑的手,将刻章放在手中,“不必再救。”

炅先生的话与吴映洁当日在牢内所说的交织在一起,白敬亭的力气仿佛一下被抽尽,执着剑跌坐在雪地,他紧紧盯着手上的那枚刻章,眼神空洞,过了许久,他才再次开口,“是为了要救太子吗?”

“不,是因为她想离开这里。” 

此话让白敬亭一下愣住,可随后他便明白了炅先生话中的意思,握住刻章的手不自觉地颤抖,炅先生看着白敬亭,他知道,白敬亭已是猜到了。

“我想你如今加紧赶往监牢,大概是可以见上最后一面的。”

“你说什么?!”

“昨夜,南国使节再次上书,请求陛下尽快处置主谋,因此陛下已下旨意......”提前于今早行刑......

未等话落,白敬亭已起身离去,无法动用内力施展轻功,他只能一步步地往宫外方向跑。

炅先生伫立在原地,望着白敬亭离去的背影直至消失,神情恢复一贯的淡漠,回过身来缓缓走回屋内。

屋外黑衣人用内力震化了手中的笔,灰洒落在雪地里,不过一会又再次被落雪覆盖。

真相终将也永远被淹没在这茫茫雪中。

——————————————————

下一章不出意外就是最终章,之后还有五篇番外✧*。٩(ˊωˋ*)و✧*。

评论
热度(38)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