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眉间雪

这篇正文不多,注重番外

后面会以每个人的番外每个人的视觉,再把事件和每个人物的情感思虑过一遍

 

╱第二章╱

“直到如今,你还不愿说出真相吗?”

“白大人,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

“陛下已下旨,三日后行刑!吴映洁!你真的不怕死吗!”

吴映洁毫无波澜的话语,彻底激怒了来人,他上前紧抓吴映洁的手臂,力度之大不由地让吴映洁眉头紧皱,但她却没有要挣开的意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这场无声的拉锯,最终是男子先服了软,他松开紧抓吴映洁的手,跌坐在床边,抬头望着吴映洁,神色也从一开始的恼怒渐渐变成了哀伤。

男子拉起吴映洁放在两侧的手,轻握住,外面下着雪,牢房不比宫殿,阴冷的程度并不是常人能忍受,即使是吴映洁这种常年习武的人,手也早已是冰冷。

“这里很冷,这两日你一定得照顾好自己的身子,行刑前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

男子温软的话语一字一字地打在吴映洁的心上,眼前之人是吴映洁自年少以来的软肋,即便她再如何下定决心,在这个人的面前,她每一次都是输得一败涂地。

他的手如记忆中那般温暖,可是如今这样的温暖,吴映洁必须割舍,再多一刻只会让她已然下定的决心彻底崩溃。

“白敬亭,不需要,因为人就是我杀的。”

三年前,她曾经割舍过一次,当日自己能做到,这一次,她也不能犹豫,因为犹豫只会让彼此更痛苦。

吴映洁挣开了白敬亭的手,彻底转过身去,不敢再去多看他一眼,“走吧,你助我的已经够多,旧日情谊已然两清,不必再来了。”

语气中包含的决然,让白敬亭的手一时僵在原处,但很快他不顾吴映洁的挣扎,再次握紧她的手,“我相信不是你杀的人,”稍稍停顿,手上的力度加重了些,是给眼前的人许诺,也是给自己的勇气,“待我为你洗清冤屈,我们便到仲山去赏梅,今年的梅花开得格外好,你一定会喜欢的。”

白敬亭不愿松开吴映洁的手,但如今他不得不这样做,留给他的时日不多了,他需尽快找到证据去证明她的清白。

 

与此同时,除却白敬亭和牢房众人,宫内两处,有两人皆是无眠。

提笔练字,求的是心静,却无法专心,写出的终究是废纸。

煮茶看棋局,局势早已落败,再无反转之机,茶喝着格外苦涩。

 

评论(2)
热度(43)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