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我们相遇的世界(三)

是的是的,我诈尸复活了!咸鱼很久的我回来陆续填坑!

依旧是手速超慢星人)

缠绵进度20%(毕竟初设是超长篇)

眉间雪进度70%(就剩三篇番外,看心情更新吧)

相遇进度40%?(因为初设是短篇,但我废话很多)


【不同时间线,代入不同人的角度去看,最后还原完整故事】

【注意看时间和人物分割,这章有倒叙】 

【第三更写完惊了!我们白居然还是活在台词里——!】

【这章轻微涉及鬼撒和代沟哦!】


>>>撒贝宁(刑事辩护律师)

17.

高楼外大屏幕不断播放着城内富商被杀一案的相关报道,十字路口穿梭着形形色色的人,人群中那些留意屏幕的目光以及快速敲打手机键盘的动作,都被撒贝宁收入了眼里。

细微的震动声从口袋处发出,撒贝宁抬眼看后视镜,后座的人依旧保持着刚上车时的状态,视线粘在窗外,安静得仿佛不存在。

她在筑墙。

情况虽然跟当年有些类似,但撒贝宁知道这次其实并不完全相同。

撒贝宁眼睛里渐渐积聚起阴霾,他悄然叹了口气,重新将视线放回前方,数字进入倒数,忽闪的红灯刹那间转为绿灯,他将车子驶向了与原目的地不同的方向。


18.

“欢迎光临,随意看看吧。”

店主向来客致以温和的欢迎,没有上前来推销,只是坐在柜台那儿继续手上的活。门上铜铃的余响仍在店内回荡,与走在木质地板上的吱呀声交叠在一块,声音让人放松身心。

撒贝宁沿着展柜细看,展柜摆放了各色的手工品,每一样都渗透了制作者的心思,精致也有意思,若对象就普通人而言,都是很适合赠送的。

撒贝宁边走边在脑海里搜索有关那个人喜好的信息,目光从展柜的一件件手工品上跳跃,这些她大概都不会有兴趣吧?一丝无奈的笑浮现在他的脸上。

撒贝宁抬头看向四周,在视线转到店主那块时,注意力瞬间被锁定在一处,他想要走过去询问,却又没有实际的动作,因为他注意到那个柜子是上了锁的。

“先生钟意的是我身后柜子里的作品吗?”或许是投向的眼神过于炽热,店主抬起头来对撒贝宁笑道。

“....嗯。”略有踌躇,但还是选择诚实回答。

“过来看看吧。”

撒贝宁见店主招手让自己过去,只见她拿出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了身后的柜子,随后她稍稍让了让身子,转回身来笑着问道:“钟意哪一件吗?”

“是那块玛瑙石的腕表,”话刚落,虽然蕴藏得很深,可撒贝宁还是捕捉到了店主眼里的那丝淡淡的眷念,他有了些后悔,“对不起,我还是挑选别的吧。”

“不,我只是有个问题想问先生,”轻轻的一句,店主将那块腕表拿了出来,将它放到了柜台上,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容,“先生为什么单单看中它呢,这款式可不是现今时兴的。”

“我家那个孩子她很爱玛瑙石的,而且她快出国了,送腕表很实用。”提及那个人,撒贝宁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原来如此,我帮你包起来吧,我想那孩子会喜欢的。”

撒贝宁没想到自己的回答让店主愿意割爱,他语气里既有感激却又还是有些不确定,“这件作品我真的可以买下来吗?”

“这块腕表其实是我丈夫生前的一件作品,以前他做好了放在店里一直没卖出去,他那时还总生气说是大家不懂得欣赏,但现在我想由你买下来,他会很高兴的,”深深眷念下更多的却已经是释然,她朝撒贝宁递过包好的礼物,“喏,希望你的孩子会喜欢。”

“谢谢,我相信会的。”


19.

车子停在了一个小区的门口,撒贝宁连续拨了三通电话都是关机,他看着手机上那个备注,微微蹙眉,小鬼是已经出门了吗,明明昨天还一直闹着要自己来接她的。

几经思虑,撒贝宁决定还是先上去那人的家敲门看看,或许是睡过头也说不定。他关掉了正准备插播重大新闻的电台,从车上下来后快步进入小区,他边走边看四周,心里徒生出一丝怪异,今天这个小区有些安静了。

撒贝宁轻车熟路地转了好几条路,刚来到了楼下,便看到有几个人从楼里出来,那些人经过身边时,撒贝宁听到了他们其中一人的话,“一早上就碰到警察真晦气。”

撒贝宁一步一步往楼上走,刚才那人的话一直在他脑海里回放,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不由地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慢慢离得近了,撒贝宁隐约听到上方有人说话的声音,再靠近了些,忽地他停在了原地,那些人的话里提及了自己熟悉的名字。

楼层很破旧,声音虽然不是特别大,但在狭窄的空间里传递,还是很轻易地到达下一层撒贝宁所在的位置,撒贝宁听着那些问话和回答,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20.

车子最终停在了一栋旧楼下,撒贝宁下车走到后座,他打开了车门,“下来吧。”

“我不上去,你送我回家吧。”车上的人没有动,低着头也没有看他,只是淡淡飘来了这样一句。

“小鬼,我们应该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

“我累了,我想回家。”

说完这句,吴映洁将脸转到了另一边,她的态度点着了撒贝宁心里的那股火,他伸手去捉吴映洁的手腕,或许是没想到撒贝宁会这么做,吴映洁竟硬生生地被他就这般拉了出来。

吴映洁愣着被撒贝宁拉了好几步,隔了几秒终是反应了过来,她想甩开撒贝宁的手却发现撒贝宁捉着她的力道极大,她心里的那簇火也冒了出来,怒道:“你不送算了,放开,我自己回去。”

“你得跟我上去,把整件事的经过详详细细给我说清楚。”

“我没话说,事情就是你了解到的那样!”

两人的争吵声很大,街上的路人纷纷向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撒贝宁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他知道自己不能松手,他必须得弄清楚一切才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可眼下吴映洁这死活不愿松口的态度却让他倍感无力,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都不愿先服软。

不知过了多久,撒贝宁依旧没有放手,吴映洁依旧是那样,他明白僵在这不是办法,只能自己先开口,“小鬼,我知道你是有事瞒着我的,他现在还躺在医院,你不说出来,我没办法帮你们的。”语气透着的是深深的无奈。

提到那个人,吴映洁的神情终是有了变化,撒贝宁继续说道:“你和他的关系你刚才隐瞒了,虽然一直以来你们隐藏得很好,但也难保警方后面会查出来,这样对你们都是不利的,你得告诉我详细的信息,我才能帮你们打赢这场仗。”

说话间,撒贝宁看出吴映洁的状态开始渐渐软了下来,她慢慢地蹲下坐到了地上,靠着车身,眼神里是迷茫,撒贝宁见状,叹了口气,也陪着她蹲下,转为握住她的手,“小鬼,我跟他都不希望你有事,我们都希望能给你一个新的开始。”

语毕,呜咽声从吴映洁嘴边渗出,她将脸埋在了双膝间,哭声渐渐变大,墙有了裂痕,握着的手有了回应,“撒撒,你帮帮我们吧。”


>>>吴磊(重案B组新晋警员)

21.

办公室里的钟时针已经划向了九,吴磊看着桌上终于完成了的工作,一脸满足,关灯下班,他缓步在走廊走着,经过A组,却发现自家学长的办公室灯还亮着。

吴磊步子轻缓走近了些,他透过关着的玻璃门看见张若昀还在里面,他躺在沙发上,盖住脸的是一沓厚厚的资料。吴磊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叫醒张若昀,毕竟他这个睡法对身体不好。

思绪转了好几圈,吴磊最终还是选择进去叫醒他,可他刚推开门,张若昀就醒了,只见他瞬间拿开了盖着脸的资料,目光猛地转到了自己的方向,可当看到是自己时,脸上的警惕瞬间转为淡笑。

“跟高中那会儿不一样了,睡眠变得这么轻。”

“警察的毛病嘛,你以后也会这样的。”张若昀站了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吴磊靠着玻璃门看他,嘴边泛起了一丝笑容。

“这么晚你还不走,被那些老油条留下来写报告整理资料了?”

吴磊走到椅子那儿坐下,以一声悠长的叹息回应了张若昀,他摆弄着张若昀桌上的小玩意,张若昀活动够了也坐回位子,见吴磊的行为也不在意,笑着继续打趣:“不用泄气,新人都得经历这样的阶段,幸好你不在我的组,不然我会把你折磨得更惨。”

“我这么好,你哪舍得折磨我呀。”

“那可说不好。”

两人相视笑了笑,吴磊随意拿起桌上摊开的一份资料,边看边问:“进展到哪儿了?听你们组的人说不是有了明确嫌疑人么?”

“算,也不算吧,也不能确定。”

“不是说死者老婆认出人了么?”

“唔......也不能确定吧,毕竟那个证人精神上有些问题,她的话放在法庭也不能作证词的。”

“也是,”吴磊一页页翻着,突然看到一处,心里微微有些诧异,“这女孩七区的?”

“嗯,怎么了?”

“没,就觉得有些巧,资料上这女孩七区的,我最近在查的那单连环偷窃案也在七区。”



评论(1)
热度(21)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