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残忍的缠绵


这期我们的神助攻嘉尔持续上线!还带上了吃瓜群众井宝!其实老萧也首次话语登场咯!

另外,一位新人物正式登场,噔噔噔——【昊然迪迪】!

大家可以猜一下他是助攻呢?还是情敌呢?(哈哈哈哈哈)


下次大概是更【我们相遇的世界】,发现挖了坑,自己已经隔了好久没填土了ww


>>>chapter16

“嘉尔啊,中午我们俩……”

“别别别,哥,算我求你了,今天就放我去饭堂吃饭好吧?”

看着王嘉尔求饶的模样,白敬亭觉得他实在不争气,当初不知道是谁斩钉截铁说的一定支持他,誓死追随,看样子这家伙现在一心只想着求生。

王嘉尔心里有苦说不出,自从把吴映洁在炸鸡店打工的消息透露给白敬亭,自己就被迫陪同,连吃了五天的炸鸡午餐。

其实吃是王嘉尔喜欢的事,作为兄弟,能给白敬亭的恋情助攻,他也是乐意的,可是吃完之后为了消耗热量,白敬亭还得拉着他每天加跑五圈,这王嘉尔就忍不了了。

这件事上,该支持的做兄弟的必须支持,但不该承受的压迫也得立好态度,这是王嘉尔的心里话,可心里话到底是心里话,白敬亭脸上意味深长的笑,着实也让王嘉尔打了个冷颤。

“傻孩子,我们今天不叫炸鸡了。”

“那就好,那就好。”白敬亭的话让王嘉尔如临大赦,心情一秒转换,又是一个全新的心情非常好的王嘉尔。

“不过也不去饭堂,今天都周六了,去啥饭堂啊,待会都该放学了。”白敬亭收拾着桌上的书,语气里带着笑意。

“是哦,”王嘉尔掏出手机看了看日期,轻捶了白敬亭一下,“都怪你提起我的心理阴影。”

“鉴于你近期优秀的表现以及我自觉对不起你,待会中午带你去吃顿好的。”

“去哪里吃?”说到好吃的,王嘉尔两眼放光。

“【松融】。”

“好啊,”对面的人开心不过五秒,对白敬亭一个咆哮,“白敬亭!那不就是炸鸡店吗!”

被吼的那个人掏了掏耳朵,淡定拿出下堂课的书和作业,他扬了扬卷子,“王嘉尔,我记得你熬夜狼人杀,选择题试卷还没做是吧?”

白敬亭侧过头看着王嘉尔,脸上是善意的笑容,再补一刀,“还有三分钟就是师太的课,她可最喜欢你了。”

原本想继续吼的话不得不咽回肚子里,王嘉尔知道这是个两难的抉择,放弃骨气接受心理阴影还是坚持骨气等待被灭,挣扎了一分钟,王嘉尔最终还是选择了一个能活得比较久的选项。

“炸鸡蛮好的,我爱炸鸡,”王嘉尔一手夺过白敬亭手上的卷子,一字一句真情实感,“真是谢谢了,小白哥。”

“不谢,孩子,待会你就能吃到新鲜出炉的炸鸡了。”

诅咒你,即使去了炸鸡店,也见不到鬼鬼姐,即使见到鬼鬼姐了,也只能看着别的小男生撩她,在奋书疾笔的同时,王嘉尔在心里还画着圈圈。


一整堂课,王嘉尔上得极其不专心,搞得每回师太瞄过来或走过来,白敬亭都不得不装咳嗽来提醒王嘉尔,次数多了,致使前后的人都开始纷纷拉桌疏远他。

“王嘉尔,搞什么,专心上课。”白敬亭低下声音吼王嘉尔。

“别吵,办正事呢。”

“你哪来比上课还重要的事。”

“叫井柏然一起来殉葬,要死当然得抱团。”

殉葬,这回王嘉尔的词用得够惊世骇俗的,搞得白敬亭一下子不知道是该语重心长地教育他这词的用法,还是夸他语文进步了,居然连这词都认识。

白敬亭瞄了瞄上面讲得激昂无比的师太,又瞄了瞄王嘉尔手上的动作,看到他准备把萧敬腾也拉进临时聊天群时,白敬亭阻止了他罪恶的手。

“老萧就算了,过些天,他还有重要演出,”白敬亭顿了顿,一脸看着熊孩子地看着王嘉尔,“人生在世,总该厚道些。”

“你好意思说这话吗?”

“对你,我实在好意思。”

“为了你,我都吃五天了,声音都沙哑了。”

“你当我瞎啊,你每天桌上那些送的凉茶,山一样高,你痘都没长一颗,更何况,”白敬亭白了王嘉尔一眼,转头回去看书,“你嗓子本来就沙。”

“这是我嗓音特色,特色懂吗!雨神哥说我这样子唱歌特别好听!”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低声扯了足足有好几分钟,被彻底无视的师太脸成了猪肝色,她清了清嗓子,吼了一句,“王嘉尔!白敬亭!”

两个人被吓到,同时抬起了头,这才发现师太的脸色极其难看,刚想解释些什么好混过去,可师太却没给他们机会,“你们俩,下课前都到外面站着,下了课,把刚才说的话,好好总结个一万字的感想给我。”



下了课,师太捉着他俩教育了一番才放他们回课室,王嘉尔掩脸,真是太丢人了,刚才下课好多人走过的。

“都怪你。”王嘉尔再次捶了白敬亭一拳,这次下手比之前狠。

“好啦,对不起,我错了。”毕竟也是自己的事,白敬亭做人原则,人生在世,做人要厚道些。

“一顿炸鸡,周末打球,我要吃顿好的,”王嘉尔投来威胁的眼神,“不要炸鸡。”

“可以,来我家,我叫表姨给你做。”

“......”

“我表姨说有阵子没见你了,想你来着。”

“那好吧。”


放学,在地铁站口等了足足一个小时后,白敬亭和王嘉尔终于是等来了匆匆赶到的井柏然,这时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一点了。

井柏然看着白眼快翻上天的俩兄弟,连忙笑着解释:“最近我不是接了个摄影兼职嘛,昨天忙到凌晨,接到你们通知,我能起来汇合就已经很仗义了。”

“可我给你信息是三个小时之前啊哥。”

“状态不佳,当然得好好收拾收拾不是?这里可是高校区,哥好歹是这附近的风云人物,样子邋遢对那些一直仰慕我的学妹是一种不尊重,孩子,懂吗?”

井柏然那臭屁的样子,白敬亭和王嘉尔一人一句呵呵,直接转身就走,面对兄弟俩的嫌弃,井柏然笑着连忙跟了上去。

“不过你们今天是突然来了什么兴致,居然拉我来吃炸鸡。”

“我没兴致,我被逼的。”王嘉尔指着白敬亭,满脸悲愤。


推门走进【松融】,第一眼见到的正是不远处在帮客人点餐的吴映洁,王嘉尔内心继续悲愤,显然,上帝果然还是站在了白敬亭那边,而井柏然则是一脸了然的笑,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三人的到来,引起了店内一阵欢呼,如井柏然所说,他是这附近的风云人物,同时,白敬亭和王嘉尔也是。

MG高校论坛,从此后的一个星期,【松融炸鸡店】成了热搜词。

“你们怎么来了。”吴映洁走到他们身边,周围大部分女性包含深意的目光,让吴映洁哭笑不得,她觉得这一步步走来很有压力。

“看你来啦。”

“有阵子没见了。”

王嘉尔和井柏然的话无疑在群众中砸起个大水花,而当她们看见白敬亭向吴映洁微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无疑才是颗深水炸弹,激起万丈水花。

“【松融炸鸡店】神秘女生究竟何方人物!竟引得高校区三大人气王垂青”,这一加精讨论帖高挂MG高校论坛一个月,回复量日均上万,而这一切直到神秘女生入学MG大,被扒出真实身份,大家看见真人后才纷纷醒悟。

果然这还是个看脸的世界,长得可爱果然是比较吃香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吴映洁带着三个人走到楼上的座位,本来这个是要预留才能坐的,但按照目前这种情势,吴映洁相信,店长会理解自己的。

三人刚要坐下,王嘉尔很机智地拉着吴映洁坐在了靠白敬亭那边的位置,白敬亭用眼神默默给他点赞。

“干嘛啦,我还在打工欸。”吴映洁左右看了看,很是担心自己的饭碗。

“你昨天有事吗?”

“哈?”吴映洁一脸问号。

“听这边的员工说,你昨天休息了。”

“嗯,所以是昨天的员工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吗?”

“他的意思是昨天你没来送外卖,他担心你有什么事。”一个意思说得隐晦,一个根本没抓住重点,王嘉尔看在眼里,心里着急。

重点被捅破,白敬亭保持镇定,吴映洁则是呆了五秒才反应过来,“哦,昨天我是有些事回了老家一趟,没啥事的。”

“那就好。”

不知为何,吴映洁总觉得从那天开始,自己和白敬亭氛围蛮微妙的,近几次和白敬亭讲话,她都觉得自己心脏病快犯了,心跳得老快,避了好些日子,才觉得自己恢复正常了,可一见到说了些话,毛病又犯了。

“怎么都坐在这儿啊,鬼鬼,大家点餐了吗。”楼梯处走上来一个人,他的话拯救了这个无人说话的局面。

吴映洁听到声音,吓得连忙站了起来,转身过来看到来人时,舒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老板。”

“吓什么,叔叔他人很好的。”

白敬亭依然背对着来人,王嘉尔和井柏然坐在另一边,情况看得一览无余,他们八卦电波啪地一下连上,一致认为这场戏精彩了。

那人走到他们这一桌,放下几杯水,笑的时候露出了小虎牙:“敬亭学长,嘉尔学长好。”

”你好。“

”hello,昊然学弟,又见面了。”

王嘉尔看着眼前这一脸灿烂的人,回想起昨天白敬亭看见人家来送外卖提起鬼鬼时,他那一脸高冷,不得不为这位学弟的未来感到悲哀。

井柏然没经历昨天的事,有些疑惑,白敬亭的面瘫脸,不熟悉的人是感受不到情绪变化的,但熟悉如王嘉尔井柏然,早在这个学弟上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哦?你们大家都认识,就把我排在外啊。”

“没没没,井柏然学长,我知道你的,你是MG高校篮球校队上一届队长,我一直很支持MG高中的篮球队,我是你们的粉丝,我叫刘昊然,今年也考上MG高中了。”

刘昊然一脸兴奋,滔滔不绝说着自己对他们的喜欢,井柏然心里如王嘉尔一般,同样为这可怜孩子的未来感到悲哀。

“虽然我已经退任了,但还是谢谢你的支持。”

“那昊然,你入学后,是想要参加球队的入试吗,”王嘉尔看向白敬亭,笑着挑了挑眉,“我们队长可是非常严格非常不人道的,所以入试的内容是历年最苛刻的。”

“虽然很困难,但加入MG高中的球队是我一直的梦想,我会加油的。”

“你来考试,我不会因为认识而给你后门走,球队讲究实力,不过只要你有实力,你就可以成为球队的一员,加油吧。”

井柏然和王嘉尔点了点头,对这番话表示赞同,王嘉尔站起身来,他拍了拍刘昊然的肩膀,笑道:“好了,别紧张,他是队长,自然说话严格,加油吧,我很看好你。”

“加油吧,作为前任队长,我也看好你。”

“我会加油的。”

吴映洁看着这迅速恢复了有说有笑的氛围,舒了口气,刚才她感觉到白敬亭有些不对劲,可却又说不上这是怎么了,如今她感受到白敬亭情绪缓和了,心里那颗石头算是落下了。

吴映洁瞄了自己好一会儿,白敬亭是知道的,他内心纠结,想着或许是自己刚才的语气吓到她,白敬亭心思转了好个度,最终选择了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点餐吧。”白敬亭拉上吴映洁的手,抬头看着她,嘴角带着笑容。

这突如其来的行为,惊住了吴映洁,同时也惊住了其余三个。

“敬亭学长,你饿了吗?”

“嗯,都快两点了。”白敬亭适时而止,放开了吴映洁的手,其实如果可以,他还想牵久一点。

“刘昊然你先下去吧,你上来那么久,老板在下面该急了,”吴映洁把刘昊然赶了下去,转头拿过餐牌放在三人面前,“看,吃些什么。”

吴映洁埋着头紧抓着笔,模样很是敬业认真,而白敬亭则是低头看着餐单一言不发,井柏然和王嘉尔看破不说破。

“你们这边炸鸡是招牌吧,就点这个吧。”井柏然随手一指最大份的炸鸡。

“你别开玩笑了。”

“是你们叫我来吃炸鸡的啊。”井柏然搞不懂王嘉尔低声吼他什么。

吴映洁在一边看着两人互动,不由笑道:“要不点些别的吧?白白和嘉尔炸鸡吃了五天了。”

“你们吃了五天炸鸡?!”井柏然显然被惊到了,望着王嘉尔那张有苦说不出的脸,他不由暗暗庆幸自己已经毕业。

“嘉尔,我敬佩你,你对小白做到了永相随。”井柏然拍着王嘉尔的肩,一脸同情。

评论(4)
热度(77)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