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残忍的缠绵

>>>chapter15

“中午的训练到这儿,大家去吃饭吧。”

白敬亭话音刚落,整个球馆发出炸裂的欢呼声,看着这每天重复上演的场景,白敬亭笑着摇了摇头,径自走回场边拿毛巾擦汗。

“敬亭学长,这是刚才大家训练的记录。”

“谢谢。”

白敬亭接过简倩递过来的记录本,便一头埋了进去,简倩知道白敬亭的性子,训练记录他一向很重视,简倩小心翼翼地瞄着他的侧脸,有些话想跟他说却又怕打扰他,纠结了小会,最终还是放弃,拿起箱子,走到一旁給其他人分发功能饮料。

“倩倩,thank you。”搭着其他队员的肩,王嘉尔摇着饮料瓶笑得一脸灿。

简倩原本心里有些闷闷的,可王嘉尔的笑容就是有一种魅力,让人的心情不自觉地好起来。

“笑了就好。”王嘉尔用瓶子轻轻敲了敲简倩的头,语重心长。

简倩摸着被敲的地方哭笑不得,剩下的郁闷也被王嘉尔这一下通通扫干净了,“有你这样用瓶子敲女生头的吗?”

“如果你不嫌弃我手脏,我可以再来一次的。”王嘉尔挑了挑眉,摊开自己的手。

“这就不用了,”简倩笑着拍掉王嘉尔的手,她望了眼王嘉尔,把一直拿着的饮料放到他手上,“嘉尔学长,你帮我拿过去吧。”

“你不想自己拿过去吗?”王嘉尔掂了掂饮料瓶,顺着简倩的视线,那边是还在认真研究记录的白敬亭。

“拜托你了。”


大伙陆陆续续走出体育馆,王嘉尔受人之托,送饮料给白敬亭,他走到白敬亭身边坐下,整个人挂在了他身上,“哥,喝吧,补充体力的。”

王嘉尔用饮料戳白敬亭的脸,被打扰的白敬亭侧头过来看了眼王嘉尔,又看了眼饮料,微微叹了口气,“我自己有,你喝吧,别浪费了。”

“不用,哥,我......"我已经喝过了......白敬亭再次丢过来的眼神,让王嘉尔不得不把后半句咽回肚子里。

简倩还在后面看着,王嘉尔不敢回头,可白敬亭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王嘉尔不想勉强他,但同样地,他也不想场面弄得太尴尬,这样简倩心里也不好过。

“小白哥,我先帮你收着,你待会再喝。”

没否认就当默认了,王嘉尔补了个圆场,这下才敢转头回去看身后的人,简倩望着王嘉尔一脸笑,其实心里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毕竟自己不是头一次被拒了。

简倩对王嘉尔笑了笑,随后收拾收拾东西,转身便离开了体院馆,王嘉尔见简倩彻底走远了,这才舒了口气,他大力捶了白敬亭一拳,装生气,“你这家伙,绅士懂不懂,温柔懂不懂,不喜欢也别那么冷漠嘛。”

“绅士和温柔,有时候对别人也是一种伤害。”

王嘉尔本想继续怼白敬亭几句,可手机铃响,他只好放开白敬亭,他从外套掏出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来电名字,王嘉尔止不住地偷笑,他瞄着白敬亭,划过接听键,“来啦?”

王嘉尔聊电话的声音异常大,白敬亭忍不住给了王嘉尔一个白眼,他收了收东西,不再理会笑得跟个傻子一样的王嘉尔,起身往体育馆外走。

看白敬亭要离开体育馆,王嘉尔这下急了,心想这好戏都还没上呢,怎能让主角走人,一个箭步跑了过去,抱着白敬亭的臂不让他走。

“你等一下,我们现在过来。”

王嘉尔挂掉电话,一脸讨好地看着白敬亭,在白敬亭的眼神威胁下,连忙将抱臂改为搭肩。

“哥,我订了炸鸡,今天我们就别吃饭堂了。”

“炸鸡?不去。”

“去吧去吧。”

王嘉尔就是扯着白敬亭不让他走,白敬亭看着他,语气很无奈,“嘉尔,我不喜欢吃油腻的东西。”

“这个真的不一样,保证你喜欢。”


两人在体育馆门口拉扯许久,结果白敬亭还是败给了王嘉尔的死缠难打,走去校门口的一路,王嘉尔哼着小曲,心情大好,被他半拉半扯的白敬亭则是发自心底的郁闷,这家伙怎么就笑得跟傻子一样。

直至到了门口,看见那个一脸甜笑的女生,白敬亭这才明白王嘉尔刚才那句“保证你喜欢”。

“你怎么在这?”

“嗨,白白。”

八月天,太阳晒得很,吴映洁额上挂着汗珠,白敬亭摸出口袋的纸巾递了过去,吴映洁接过擦汗,她笑嘻嘻的样子,让白敬亭不禁有些后悔,刚才应该走快点的。

自从上次两人出去过后,白敬亭其实就再没跟吴映洁正常交流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吴映洁从那天后总是早出晚归,即使白敬亭房间在她对面,两人之间的交流也仅有睡觉前说的那句晚安。

开学之后,两人就更没法见面了,白敬亭很郁闷,可他没法跟身边的王嘉尔倾诉,因为他知道一旦说出口,面对的只有王嘉尔的调侃,而且不过半天,大概就会收到来自井柏然和萧敬腾饱含嘲笑的慰问电话,三层夹击下他只会更郁闷。

“喜欢吧?”王嘉尔凑过来,悄声在白敬亭耳边说道。

白敬亭没开口回应,直接给了王嘉尔一个肘击,王嘉尔也是机灵,一个侧身迅速蹦到吴映洁身边,拉着她的手撒娇,“啧啧啧,鬼鬼姐,你看看小白哥,我真是跟他处不下去了。”

“可是看你们的样子,这话其实很没说服力欸。”吴映洁摸摸王嘉尔的头,觉得这两人实在太可爱了。

王嘉尔和吴映洁的互动成功点着了白敬亭,虽然白敬亭表面上还是那副样子,可王嘉尔看得出来,白敬亭心里的火烧得可旺了现在。

“哈,姐,炸鸡呢?还是先给我们吧。”王嘉尔心里偷着乐,但还是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他迅速放开了吴映洁的手。

“对噢,等一下。”

吴映洁转身回小绵羊那边拿外卖,白敬亭趁机把王嘉尔拉回自己身边,本来前一秒两人还在悄悄互怼,待下一秒吴映洁转身回来,两人又恢复友好,吴映洁笑了笑,看破不说破。

“來,炸鸡,总共108块。”吴映洁把炸鸡放到王嘉尔手里。

王嘉尔闻着炸鸡香,心满意足,撞了撞白敬亭,“哥,给钱吧。”

“这是你叫的吧?”

“我可是帮你叫的。”王嘉尔一脸坏笑来回瞄着白敬亭和吴映洁。

吴映洁没明白王嘉尔话里的意思,看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只觉得有趣便笑开了,白敬亭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认命地拿出钱包。

“真有你的。”白敬亭完美诠释皮笑肉不笑。

“谢谢小白哥,爱你哈。”

吴映洁找零给白敬亭后,白敬亭正要收回手,却被吴映洁一下捉住,“等一下。”

手被捉着,白敬亭脑子整个都炸开了,动都不敢动,只见吴映洁把拎在背后的东西挂到他手上,“喏,这是我做的酸梅汁,还是冰的,天气热解暑。”

“这是你做的?”

吴映洁点点头,笑道:“嗯,之前碰到嘉尔,他说过你们开学后有很辛苦的训练,希望酸梅汁能给你和嘉尔补充能量。”

 “姐,你超贴心的。”

“那当然。”

“谢谢,”白敬亭拎起酸梅汁晃了晃,脸上是笑意,“你快回去吧,天气太热了。”

“嗯,拜拜。”

待吴映洁的小绵羊开远后,白敬亭和王嘉尔两人这才慢慢走回校内,到宿舍的一路,白敬亭脸上挂着的笑让无数路人受到惊吓,惊吓过后直接导致校园论坛在短短的十分钟内新增了无数带着感叹号的帖子。

诸如“白敬亭居然笑了”、“靠!一定是做梦!我看见白敬亭笑了!”等等的帖子一分钟回复量破千,创了MG高校论坛历史新高。

王嘉尔用手机登了小号,忍着笑刷了一路,回到宿舍关上门后再也没忍住,直接笑得在地上打滚,而当事人白敬亭则是一脸看神经病地看着他。

“发什么神经。”

王嘉尔笑得差点晕过去,他艰难爬起来趴到了白敬亭身上,拿过他手上的酸梅汁,喝了一口润润喉,这才说得出话,“校园论坛,都在,都在讨论你笑了。”

“神经病。”白敬亭甩开王嘉尔,起身收拾了下衣服,便一脚踏进了浴室,不再理王嘉尔。

浴室门啪的一声被关上,可王嘉尔天生就是有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他靠在浴室门旁边,对着里面大喊:“哥,你的功能饮料也记得喝,我还帮你收着呢。”

啥都没回应,只有更大的水声,王嘉尔趴在门上真的要笑晕了。

白敬亭洗完澡出来,王嘉尔坐在沙发上还是看手机,整个人笑得一抽一抽的,白敬亭拿出冰箱的酸梅汁喝了口,心里的无语攀升到人生高峰。

“哥,鬼鬼姐说你很可爱。”

“你到底在搞什么,王嘉尔。”

“我把校园论坛的事截图告诉鬼鬼姐了。”

“你.....”白敬亭迅速跑过去,一手架着王嘉尔,一手夺过他手机,结果手机上并没有他所说的对话。

“王!嘉!尔!”

“好啦好啦,我就发了句谢谢,逗你的,手机还我啦,我要继续刷论坛。”

求饶过后,白敬亭还是没将手机还他,王嘉尔以为白敬亭真生气了,他扯了扯白敬亭的袖子,脑袋里快速飞过的无数好话正要开口,却被白敬亭一句问愣了。

“你什么时候有她电话的?”

“哈?”

“我说,电话,怎么拿到的。”白敬亭放开了王嘉尔,坐到他身边。

王嘉尔解析着白敬亭的话,想了一会才开口,“就开学前一天,我又去给井宝哥当模特,后来我们去吃饭,正好去的是鬼鬼姐打工的店,”王嘉尔顿了顿,又瞄了眼白敬亭的脸色,“然后聊着聊着顺其自然就交换了,井宝哥也有啊。”

白敬亭将手机抛还给王嘉尔,没回话,默默坐回椅子喝酸梅汁。

王嘉尔见白敬亭坐在那儿大口大口地喝酸梅汁,一开始没搞不懂这是怎么了,可过了一会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他小心翼翼地开口:“哥,你不会是还没有鬼鬼姐电话吧?”

白敬亭没有否认,几秒后,宿舍楼再次响起了王嘉尔高分贝的笑声,只可惜笑没几声后便被惨叫声代替了。

评论(5)
热度(66)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