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我们相遇的世界(二)

【不同时间线,代入不同人的角度去看,最后还原完整故事】

【注意看时间和人物分割,这章一开始是倒叙】 

【第二更我们的白依然活在别人的对话中】


>>>张若昀

8.

半夜,被警局的电话吵醒,电话那头的人语气慌张说了一大堆,张若昀窝在被子里听着头都疼了。

唉,明天应付媒体肯定很麻烦。


9.

城里最有钱的人死在了家里,儿子受重伤倒在了旁边,报案的是死者的老婆。

伦理惨案?入室抢劫?仇杀?或者情杀?

张若昀开着车,手指在方向盘上轻敲,以目前的信息量,他在脑子里勾勒出最有可能的几种情况,现在他只希望案情别那么复杂,毕竟多年办事经验,他明白案子一旦牵扯到这种重要社会人物,舆论压力非同一般,想必上头也不会给太多时间。


10.

“头儿。”

“说一下目前有的情况吧。”张若昀接过下属递来的塑胶手套,视线将整个环境扫了一遍,他不自觉地捂了捂鼻子,脸色凝重。

“接到报案,一点十五分来到现场,发现了死者白富豪和重伤者白敬亭,两人是父子关系,”下属带着张若昀走到死者所在位置,指了指,“死者身中五刀,躺在了这里,而伤者较明显的是头部的两处伤,一处在前额,一处在后脑,人就躺在死者旁边。”

“昊然,知道死亡时间了吗?”张若昀蹲下,朝正在尸体旁收拾东西的人问道。

“死亡时间大约是今晚十点到十二点半这段时间内,致命的应该是刀伤,不过刚刚发现死者后脑也有血迹,估摸那儿也受到过撞击,不过详细情况还是要回去检验后才可以确定,尽快给你报告吧。”

“好,麻烦你了。”

“没事,我想这案子有你忙的了。”刘昊然脱下手套,拍了拍张若昀的肩膀,寄予同情的眼神。


11.

“我要见我儿子,我要见我儿子,我的儿子......”

张若昀看着眼前这个不停喃喃自语的目击证人,头更疼了,旁边的警务人员也是一脸无奈,从刚才开始,无论问什么问题,她的话却只有这句。

“或许是受惊过度了。”女下属轻拍着女人的背,叹气道。

“先送她去医院吧,见完伤者,让医生再帮忙检查一下。”


12.

张若昀坐在办公室,看着满桌的证物和报告,陷入沉思。

法医报告,死者确实死于插中心肺的刀伤,即时毙命,后脑的肿块和血迹,结合法证的报告来看,应该是死者生前被人推倒后撞到桌角,至于伤者,医院报告叙述了致使昏迷的原因是后脑受了猛烈撞击,而案发现场,伤者旁就有染血的奖杯,剩余的前额伤口,目前原因未明。

现场重要区域指纹都被擦得干净,这一点,张若昀到现场时就已经有过心理准备,那儿的消毒药水味太浓了。

张若昀瘫坐在椅子上,手摁着发疼的太阳穴,这次的案子上头已经明示了,必须一周内破案,但目前凶器在现场以及附近都没找着,加之指纹没有,当天别墅里的闭路电视没开,佣人当天也被死者叫走。

剩下有可能目击到案件的人,一个重伤躺在了医院,另一个则被证实了有妄想症的病史,即使说出了案情,也未必能当证供。

无有力证据,无人证,张若昀仰天叹了长长的一口气,他站起来走到支起的白板前,拿起笔刷刷地在上面写着。

【现场死者死时是躺在地上,可离他较远的床却被撒了消毒药水】

【袭击伤者的物品留在了现场,可凶器却被带走了】

【当天闭路电视被关,佣人被告知休假】

【案发地点很偏,开车都得一小时,凶手不可能步行回去】


13.

“若昀哥。”

“怎么是你来了?”

“刚碰到你们组的人,他还有事忙,我就帮把手拿个东西给你,喏。”

张若昀接过那人递过来的文件,挑眉,笑着调侃:“吴磊,看来你很闲啊。”

“我也想忙啊,可最近手头那个七区连环偷窃案线索断了,”吴磊坐下,托腮叹了口气,他随意翻弄着张若昀桌上的东西,“现在你这案子进展如何,分享一下?”

“证据暂时没有,人证嘛,也暂时说不了话,只能从一些旁支入手了。”语气透露着无奈,张若昀一页页翻着吴磊刚才给他的文件,这是今早下属询问死者司机、保镖、佣人之后,得出的再扩大一圈的嫌疑人列表。

“唔....听着确实难搞。”

“是.....”张若昀突然停下了话语,他的视线死死被文件那页附着的照片吸住,微微有些惊讶。


>>>吴映洁

14.

再次回到审讯室,吴映洁看着对面的人,淡淡开口,“现在还相信我吗?”

张若昀低着头没有回话,吴映洁自嘲地笑了笑,两人无话,直至门被敲响。

“头儿。”

“进来吧。”

进来一个人,他凑到了张若昀耳边说话,吴映洁见张若昀的神情微微有些变化,放在桌下的手不自觉抓紧了衣袖。

张若昀向那人点了点头后,重新将视线对准了她,“你的律师来了。”


15.

从门外进来一个穿着笔挺西服的人,他徐徐走来坐到了吴映洁的旁边,在桌下他拍了拍她的手,吴映洁紧紧握着拳,没敢去看他。

那人带着职业的微笑,直视张若昀,伸出手,“张警官,好久不见,我是吴映洁的代表律师,撒贝宁。”

“你好,撒律师,咱们,是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撒贝宁与张若昀松开手后,侧头来对她笑了笑,“小鬼,刚有和警官说什么吗?”

起初吴映洁没有回话,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没聊到什么。”

“好,”撒贝宁从公事包拿出一份文件后摸了摸她的头,语气很温柔,“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张若昀

16.

“张警官,我想我的当事人目前应该还不是警方掌握证据的重要嫌疑人,应该不用拘留48小时对吧?”

“但就在刚才,本案的目击证人指证了她是凶手。”

话音刚落,对面的撒贝宁将早已拿出的一份文件推到了他的面前,脸上还是一脸淡然笑容。

“张警官,先看看吧。”

张若昀拿起文件,打开,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他没想到撒贝宁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到这份医疗报告,他抬眼看向撒贝宁,“不愧是打刑事案件的好手。”

“张警官过誉了,你我都知道,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十四条,以那位证人的精神状况,她所说的任何证词在法律上根本不可信。”

“确实,”张若昀合上文件,视线转向一直不作声的吴映洁,心情复杂,“可证人为什么会认得你,这本身也是个疑点。”

“疑点利益归于我当事人,在这一点还没查清前,这不能当作扣留我当事人的理由。”

张若昀转眼看着撒贝宁,这次他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那现在我和我的当事人可以走了吗?”

“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吧,”张若昀将视线重新投向吴映洁,吴映洁同样也看着他,“案子的伤者,白敬亭,你认识吗?我看过资料,跟你是同校的。”

“你可以选择不回答。”撒贝宁在旁提醒。

吴映洁依旧沉默不语,静静地看着他,正当张若昀以为她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时,她却开口了。

“他是我学弟,在学校是个名人,曾经跟我告过白,”吴映洁顿了顿,神色较之前更冷了些,“只可惜我不喜欢哑巴。”

“哑巴虽然不能说话,但他的纸笔证供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只要他醒来,就能给我们一个真相。”

“那我祝愿你能早点找到凶手。”这是吴映洁离开审讯室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分割线>>>>>>>>>>>>>>>>>>

补充:《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为证人。



刑事啊,法律啊之类的东西其实我也不是太懂,所以有bug请谅解,大家不要较真

最后,送你们一朵大勋花啊!!❤



评论(5)
热度(45)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