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眉间雪·番外(白侠客·下篇)

╱番外:白侠客篇·眉间雪·下篇╱

景象又是飞快转换,白敬亭在一旁看着,眼前的景象再次回到了自己院子里。

他大病初愈,吴映洁找来了许多树种,陪着自己把梅花再次种上,小院子里无下人服侍,他们两个人亲自动手,即使是松土,修整这样的小事,他们干得也是很快乐。

白敬亭在一旁看着那时无忧无虑的自己和吴映洁,脸色柔和。

此后的日子过得飞快,他与吴映洁私下确立了关系,虽然那时他未曾说出口,但心底里他是确认的,他想要娶吴映洁当他的妻子。

若要想得到什么,就必须有所付出,两人之间地位的差距,是先天定下的,而白敬亭只能在后天挽回。

南国是崇尚武学的大国,武功卓越者地位崇高,而判定武功是否卓越,则是由天下闻名的琅丫无双阁排行榜定义。

白敬亭的母亲生前是江湖上赫赫有名剑术大家的女儿,可惜后来门庭败落,他与母亲失了靠山,才至于在府内受人欺负。母亲生性淡然,只教导他凡事不要太多计较,往日里,母亲最重视的就是他剑术上的长进,照母亲所说,他的天赋极高,应当是能在武学上有所作为。

那时,白敬亭去父亲处请求,准许他前往外公一位旧友的门下拜师学习剑法,开始时白敬亭以为会碰上许多刁难,可没想到那次父亲并无多少阻难,思考了一会后便答应了。

此后三年,白敬亭有大半的时间在外头学习剑法与武术,但冬日里他必会回到京城,陪伴在吴映洁身边,而吴映洁亦了然他的心意,全心支持他。

渐渐白敬亭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堂,父亲开始看重他,不再在明里阻止自己与吴映洁见面。

回到京城的短暂冬日,有时他会陪着吴映洁于梅树下练剑,她依旧笨拙,常在雪地里摔倒,可他也依旧会在她身边扶起她,为她扫去发上、眉间沾的雪,有时他们也会外出攀山游湖,他会跟她说京城外有趣的事。

年少的白敬亭一直以为那些快乐的时光会是他们的一辈子,可他却浑然不知,幸与悲往往只是一线之隔。

当他在狼丫比武大会最后一场比试前,偶然得知她即将要嫁入宫中,他无视众人的阻拦,决然下山快马回京,一路上,他都不信吴映洁会嫁与他人。

可当他回到京城,看见大将军府名匾上挂着的红绸,他觉得这一切像是个可笑的噩梦,他急切想醒来,可无论怎么做却依然停留在这噩梦之中。

 

忽地眼前一切再次变得模糊,白雾再次起,遮挡了白敬亭的视线,他站在原地,双手无论怎么抓,都抓不住任何东西。

耳边再次传来声音,不似之前那般难以听清,这次的声音他听得很清楚,毋须再救,是她。

“吴映洁!”

“少爷,你总算醒了。”

睁开眼,白敬亭听见的是焦急的话语,他侧过头,身边是照看他从小到大的奶妈以及那人的侍女香浮。

“白少爷。”香浮站在角落向他微微欠身。

“少爷,自那日老爷让人送你回到院子,你烧了两天两夜,幸好香浮姑娘带來了大夫,这些天她也在身边一直服侍你。”

白敬亭看向香浮,视线落在了她脸上的伤,眼神一下黯淡,他没有理会身边奶妈的絮叨,再次闭上眼,心上又是密密麻麻地痛。

她不在,原来不是他的梦,相反刚才的一切才是梦。

“我睡多久了?”他再次睁开眼,幽幽开口。

“九天了,”香浮顿了顿,“小姐她已经下葬了。”

 

醒来后的几日,他一直是坐在床上隔着窗看院子,奶妈一开始劝着,到后来也作罢,而香浮则是一直在他身边照顾,可除去必要的事,其他时候她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在他身边。

“她的坟,带我去看看吧。”

对他的话,香浮没有立即做出回应,她看了他许久后,才淡淡开口:“待少爷好些了,香浮会带你去的,此刻若我真这般做,小姐会怪罪我的。”

 

待白敬亭能下地走路,香浮如约带他去了吴映洁的坟前,她的坟落在城郊皇陵外的一处偏角。

白敬亭缓然坐下,静静抚着墓碑,他望着寂静的四周,眉头微微蹙着,这里,吴映洁不会喜欢的。她是个爱热闹爱自由的人,她曾说过,死后想留在一个能看见梅花,能听见欢声笑语的地方。

吴映洁很爱笑,曾经,白敬亭听母亲说,她很喜欢吴映洁,因为有了吴映洁,他每日都会笑,可如今这个让他会笑的姑娘却已不在了。

“这里,她大约是不喜欢的。”

“你来所为何事。”白敬亭没有回过头,他知道那人已来了有一会儿,只是一直藏于林中。

那人缓缓从林中走出,走到他身边,与他一般坐在坟前,白敬亭看向他,他手上没有以往拿着的暖手炉,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玉瓮。

那人将玉瓮转到他手上,轻声道:“这是她的骨灰。”

“那坟下?”

“这是一座空坟,这事除了你我和她的侍女,无人会知。”

“炅先生......”白敬亭手捧着玉瓮,他望着炅先生的眼睛,想探究他这番举动的意味。

“作为故人,我只是想完成她的心愿,你带她走吧。”

白敬亭觉得他由始至终没看清过眼前这个人,他会遵照吴映洁的吩咐给自己送来梅花刻章,会想要完成吴映洁的心愿做出这般冒险的事,可吴映洁的死却也是他推波助澜造成的。

手紧紧捧着玉瓮,白敬亭起身离去,他一步一步走的是与城的反方向。

 

从那日起,京城与江湖中再无白敬亭这人。

 

>>>>>>>>>>>>>>>>>>>>>>>>>>>>>>>>>>>>

下章预告:

眉间雪·番外(鬼侧妃篇·梅

 

评论(4)
热度(41)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