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残忍的缠绵

发两篇啦!努力赶上贴吧的进度!!!!

这章重要人物【大老师】上线!!!!

现在还是甜,到时候一下子转虐,我很害怕大家会砍我............(毕竟我后妈心)

 

>>>chapter13

午饭的去处是白敬亭推荐的店,据他所说,由于特殊原因,店不常去但店主是他的熟人。

小店藏在胡同角落里,吴映洁跟着白敬亭拐了好久才到,离不远看着,店外没有过多花哨的装饰,仅有的一处特别,也就只是门边竖着的那块看似年代久远的木造招牌。

待走近了,吴映洁才看清招牌上的刻字,“人间精品”,配着刻功,四字显得潇洒飘逸。

吴映洁仿佛一瞬间被什么击中似的,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原本和白敬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也戛然而止。

身边的人忽然变了脸色,白敬亭心微微一沉,刚想问发生什么事,吴映洁却径直地越过了他,停在那块招牌前。

白敬亭看着吴映洁在招牌前缓缓蹲下,手附在刻字上,却再也没了动作,白敬亭不知吴映洁这是怎么了,站在身后也不知该怎么开口。

“白白,这家店店主的年纪,你知道吗?”

“三十多了,你怎么了?”虽然极力隐忍,可白敬亭仍然听出了吴映洁声音里的不寻常。

对于询问,吴映洁没有回答,她仍是呆呆地蹲在招牌前,白敬亭站在身后,也不再开口,他明白,问了却不想回答肯定是有原因的,每个人都有不想被别人知道的事,吴映洁有,白敬亭也一样。


“不好意思……还有,谢谢你。”过了许久,吴映洁终是再次开口说话,为自己突兀的行为道歉,也为白敬亭的不过问而道谢。

“嗯。”

吴映洁抬起埋在双臂间的头,却发现白敬亭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他蹲了下来,侧过头看着自己,笑意融融。

两人的距离很近,四目相对,不知怎么的,吴映洁忽然觉得心里原本很郁苦的那一块,在白敬亭的笑意下渐渐开始化开,接着的是心某一处,开始了悄然无息的崩塌。

很久以后,吴映洁在回顾自己与白敬亭当年一切时才发现,可能这一刻就是她喜欢上白敬亭的开始。

“你饿不饿,我其实蛮饿的。”

“嗯,我也饿了。”

肚子适时发出的声音逗笑了两个人,站起身来,吴映洁稍稍有些站不稳,白敬亭一手扶住了她,两人对视了一会,又是笑开。

“腿麻了吧?”被扶着的人双手掩着脸,羞愧地点头,“先进去坐下吧。”

 

店门没锁,白敬亭扶着吴映洁直接推门进店,窗帘都拉上了,店里黑漆漆的根本不像一个开店的状态。

两人借着门外的余光摸到了吧台,白敬亭把吴映洁扶上高凳后,自己则是熟门熟路地摸到一旁,拉开了店内的窗帘。

光一下子透过玻璃照亮了整个店,吴映洁环视了店内一圈,整体偏欧式海盗风,各处堆放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摆饰,摆得看似很随意,可仔细看却都很有自己的设计风格。

总体而言,是一家很有趣的店。

吴映洁捶着腿,兴致勃勃地看着四周的摆设,另一边,白敬亭则是四处翻着店内的桌布,查看桌底。

“白白,你在找什么啊?”

“人。”

“可没人啊。”吴映洁又环视了四周一遍。

“有的。”白敬亭翻过最后一张桌布,确认人并不在桌子底下,最终把视线锁定在了吴映洁身后的吧台。

白敬亭转到吧台后面,吴映洁见他瞄了瞄自己,示意吧台下面,吴映洁身子越过台面,趴着,探头往下看,却发现有一个人睡死在了地上。

白敬亭蹲下,满脸无奈,他拍了拍睡在地板上的人,“大老师,该醒了。”

被拍的那人翻了个身,没有反应,白敬亭见状,再下手时明显加重了力度。

“别吵……我…...我还在游历…..一座座山峰呢。”拍掉打扰白敬亭的手,地上那人依旧沉浸在梦乡里,话语呢呢喃喃的,还附带一阵细碎的笑。

吴映洁看着两人的互动,觉得太有趣了,“好像发着好梦呢,打扰他不好吧。”

白敬亭抬头见吴映洁满脸的笑意,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但我好饿。”

受不了了,第三次下手,白敬亭拼了老劲地摇,睡死的那人终于是有了醒过来的迹象,他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了眼白敬亭,随后又是闭上眼,继续自己的美梦。

“别睡了,来客人了。”

“就你小子,哎,你就随便去我行李箱找点吃的吧。”

“除了我还有别人……”

“白少爷啊,你可怜可怜小的好不,我可是今天天亮才躺下的…..”

那人以为白敬亭是在讹他,无奈地睁开了眼想着找什么随便打发打发白敬亭算了,却没料到白敬亭没撒谎,他身后确实是站了个人。

“嗨,您好。”

“哟,小白,你打哪拐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见着居然还是个女的,那人突然一个鲤鱼打挺,活了过来。

“别乱说话,她是我新邻居。”那人眯着眼看白敬亭,一脸意味深长的笑,摆明着说,你小子就别想骗我了。

“小姑娘,怎么称呼啊,你叫我大张伟也行,跟着小白叫我大老师也可以。”

“大老师您好,我叫吴映洁,您叫我鬼鬼就好了。”

吴映洁说话声音很有朝气,人长得也可爱,明明两人应是第一次见,却不知为何大张伟总觉得她很熟悉,跟自己记忆深处的某个人很相像。

“饿了吧?”大张伟走到吴映洁身边,温和问着。

 “嗯,听白白说您的厨艺很好。”

“好勒,先坐着,我给你们做些好吃的。”

跟刚才对自己的态度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人,白敬亭白眼翻天,自己结交的,果然都是损友。


“给,洗两杯子,跟小姑娘先喝着,店里现在也没什么可喝的。”

“有没有别的,不能喝酒。”白敬亭伸手接过大张伟递给他的东西,皱着眉。

“装什么,酒你在我这……”还少喝吗,大张伟突然被白敬亭捂住了嘴,大张伟瞪了他一眼,搞什么。

“你俩干嘛呀,”吴映洁看着两人来回推搡着手上的东西,以为是怎么了,可待她看清东西时,脸上布满了惊喜。

“这是芬兰的果酒吧。”

“哎哟,很识货嘛,这是我自个儿在芬兰酿的。”大张伟拍掉白敬亭捂着自己嘴的手,将手上的酒递了给吴映洁。

看着吴映洁满脸喜欢地摸着酒瓶子,眼神中隐隐也有些期待,白敬亭叹了口气,从吧台酒柜抽出两个杯子,吴映洁刚想接过,可却见白敬亭往回缩了缩,“不要喝太多。”

“知道啦。”不假思索就应了,大概这一刻,吴映洁已经暂时忘了自己其实比白敬亭大的事实。

两人喝着酒,大张伟则是在小厨房为他们下厨,吴映洁摸着酒瓶子的盖印,白敬亭看得出来吴映洁此刻的情感是怀念。

“你是怎么猜出产地是芬兰的?”白敬亭挑起话题,刚才他就有些好奇了,瓶子上只有一个简单盖印,别的什么都没有。

“我家以前有瓶酒也有这个标记的。”吴映洁指了指瓶身的盖印,向白敬亭说道。

“朋友送的?”

吴映洁摇了摇头,“是一个重要的人留下来的,”许是觉得自己语气稍稍有些沉重了,她对白敬亭笑了笑,“以前偷喝过一次,那时候觉得好喝极了,但之后被我妈发现了,又藏了起来,自从那天后,不仅是酒连带着它的产地,在我记忆中都变得很美好。”

“芬兰那地方确实很好,很值得去一次,”大张伟捧着三个盘子从厨房走了出来,两盘意面一小盘花生,他把意面放在两人面前,他看向吴映洁,“吃吧,食材也是我从芬兰带回来的。”

两人开动,很快就把盘子里的食物消灭掉,对于大张伟的厨艺,两人给予了一致的好评,大张伟看着两人吃得欢,脸上甚是满意。

饭后三人边喝酒边聊天,话题紧紧围绕大张伟呆过十多年、吴映洁喜欢了许久、连带着白敬亭都有些好奇的芬兰。

“以后存够钱,我一定得去一次芬兰,去那里看一次极光。”

“极光?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你这小子可真是块木头,不懂浪漫。”大张伟在一旁看着白敬亭,完全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模样。

吴映洁举起酒杯撞了一下白敬亭的又撞了一下大张伟的,仰头就把酒干了,捧着空杯对他们笑得很灿烂。

评论(2)
热度(40)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