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残忍的缠绵

>>>chapter10(下)

“鸥姐,今天谢谢你跟乔叔叔请我到你们家吃饭,以后我会常来蹭饭的,当然,抛弃撒撒。”

“好,宝贝。”

吴映洁在门口一下抱住王鸥撒娇,撒贝宁听着侄女这话,一口老血喷出,“两位,我还在呢。”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小撒嫉妒我抢你侄女啦。”

撒贝宁一脸无奈笑地看着被他逗笑的两人,不经意他瞄了一眼白敬亭,发现对方脸上同样挂着一丝笑意,可眼神直指的是某个人,瞬间,撒贝宁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心里多了几分明白。

好吧,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他不插手,自由发展吧。

“白白,那我们明天早上十点在门口见咯。”

“好。”

“再见,鸥姐,白白,”撒贝宁已经先走到了门外,吴映洁向两人道别,但没走两步却又转了回来,“对了,白白,我买的那些冰棍都放你们冰箱啦,记得吃,拜拜。”

吴映洁补完了一句话后就走了,白敬亭望着已经关上的门,虽然脸上仍然是冷冷淡淡的,但眼里的温柔却瞒不了看着他长大的王鸥。

王鸥轻轻拍了拍白敬亭的肩膀,“回屋吧,明天自己机灵一点。”


——撒家——

回到家,晚餐吃得肚子圆滚滚的两人瘫坐在客厅沙发上,吴映洁转头来看撒贝宁,也不知她突然想起了些什么,居然一下地就笑出了声。

闭目养神的撒贝宁听见身边这傻侄女的笑声,也没睁开眼,悠悠问道:“笑什么,小鬼。”

“没,就是在想你和隔壁鸥姐究竟是经历了什么,从感觉看,交情应该还不浅,但互怼起来又实在是一场大戏。”

听着吴映洁语气,撒贝宁就明白她肯定误会了什么,有些无奈,但这话却也让自己回忆起很多年前的某些人某些事,这下子好笑的心情又占了上风。

撒贝宁转头过来瞄了瞄吴映洁,捏了她脸一下,“小鬼,你太八卦了。”

“欸,不是八卦,我就是有些好奇。”

“那好吧,我只能告诉你,我和她,加上老乔三个人,是孽缘。”

“孽缘?难道......你喜欢的是乔叔叔?!”

看着吴映洁一脸我的妈呀,撒贝宁就知道自己又成功忽悠了吴映洁,瞬间就觉得更逗了,他站起身来转了转腰,回过头来再补了一句,“嗯,就是孽缘。”

撒贝宁拍了拍吴映洁的头,“不跟你扯了,我回书房工作,你早点洗澡睡觉。”说完自己慢悠悠地朝书房走,脸上是忍不住的偷笑。



——乔家——

悠扬的钢琴声从乔家传出,王鸥坐在卧室阳台的椅子上听,一动不动地,回到房间的乔振宇看到妻子的模样,明白她的心绪,他走过去坐到她身边,没说什么,只是微微握着她的手。

王鸥感觉到手上突然的温暖,笑了笑,也没看丈夫,她抬头往着星空,缓缓说道:“老乔,小白今天弹的这曲子,感觉还不错,对吧?”

“嗯,听着心情就很好,”乔振宇的视线凝在王鸥身上,握着她的手又紧了些,“所以,你也该更加放宽心才对。”

“是啊,”王鸥望着星空,眼里满溢的情绪让乔振宇看着心疼,“她应该也会放心的。”



——撒家——

从浴室出来,吴映洁慢悠悠地走着,脑里还在循环刚才泡澡时听到的钢琴曲,她想得入神,没留意到前方,结果一下子就撞上了人。

“我的天,撒撒你站楼梯边干嘛啊,要吓死我啊。”

“有事,倒是小鬼,想什么这么入神。”

“没,就觉得刚才隔壁的钢琴曲挺好听的。”

“隔壁小子弹的。”

“白白?”

“是啊,人家每晚习惯练一会,哪像你啊,你钢琴都不怎么练。”

面对撒贝宁习惯性的一怼,吴映洁翻了个白眼,回击道:“我这才来第一天,况且你这也没钢琴啊。”

“你要真想练习,我给你买啊。”

“哎呀不用,你也不是不知道从小钢琴我就是在酒店学了那么点,到现在会弹的也就那几首,这么大了才买台钢琴回来练,应该也没啥提升空间的。”吴映洁拉住撒贝宁的手笑道。

虽然拒绝了撒贝宁的好意,但吴映洁心里蛮感动的,从小到大撒贝宁虽然老喜欢怼她逗她,可实际上待她是很好很好的。

吴映洁态度坚决,撒贝宁内心虽然还是觉得以她的天赋,不练钢琴有些可惜,但一直以来,在任何事上他都尊重吴映洁的决定。所以也只好顺从。

“好吧,但你想练的话,可以去隔壁练。”

“好。”

自家小鬼一脸傻笑看着他,撒贝宁也不禁笑了出来,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重新把话拉回正事上。

“好了,说正事,你今天打电话给老何保平安了吗?而且你来之前,老何他有说什么吗?”

“何老师他说我一切ok,没问题啊,至于电话,今早上就打啦,只不过那时候你出去了,他有叫你回电话哦。”

“嗯,知道了。”

吴映洁的回答让撒贝宁稍微安心些,他上手敲了敲她的脑门,又恢复一贯语气,“好了,小鬼回房间吧,我继续回去工作了。”

“好,晚安啦,撒撒。”


吴映洁坐在卧室木地板上,把房间角角落落看了一遍又一遍,过了一会儿,她站起来走到桌子边,打开了放在上面的箱子,放眼看去,箱子里零零碎碎都是些旧的东西。

拿出了里面几个相框轻放在桌子上,吴映洁看着照片上的人,喃喃着,仿佛是说给照片里的人听,也仿佛是说给自己听,“我会加油的,放心吧。”

吴映洁拍拍自己的脸,整理好情绪,把箱子重新合上放到床底下,接着又把今天一些没收拾的东西摆放好,收好。

搞定一切,吴映洁觉得有些闷热,她想起今晚回来的时候有些风,蛮凉快的,她爬到床上,拉开窗帘推开窗。

可当吴映洁看到对面后,一下就愣了。

隔壁正对着的房间,今天一整天窗帘都是拉着的,而这个时候却拉开了,虽然现在人是背对着她的,但吴映洁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看着背对自己的白敬亭,吴映洁不禁笑了出来,今天自己和白敬亭的巧合实在是太多。

对面离得不远,吴映洁想着要不跟白敬亭打个招呼,说个晚安,可夜深不敢大声,她轻喊了几声也没见白敬亭回头,仔细再观察了一下,才发现白敬亭带着耳机。

还是明天早上见面的时候再告诉他吧。

正要关窗睡觉,却没料到对面的人刚好侧过身来。

白敬亭刚刚本来是听着歌啃着冰棍,刷手机炸掉的信息,王嘉尔和井柏然两个人在他下线的时候一直瞎聊,而这瞎聊的内容还基本与他有关。

无奈之下,白敬亭只好用差不多半小时把谈话都刷一遍,看到最后,他自己都有些被惊到了。

这两家伙眼神太毒,一下就击中了真相,连行为言语分析都搬上来,平时学习都没见他们这么认真。

白敬亭也不知道该回什么,因为他现在知道无论回什么,大概都会被这俩抓着调侃,最后他纠结了好久只能以呵呵的表情结束,之后便随手熄屏,不再理了。

可当白敬亭扔冰棍棒时,正好瞄到了对面屋房间亮了,他下意识侧过头去看,结果他懵了。

“扑哧——”

看到对面的人仿佛被按了暂停键,本来吴映洁真的是想忍住的,但白敬亭的表情和动作实在是太可爱了。

隔着一段距离还关着窗,可对面鹅鹅鹅的笑声,确确实实传到了白敬亭的耳中,他内心有些抓狂,吴映洁怎么就笑成这样了。

白敬亭推开窗户,语气满满的都是无奈,“你怎么笑成这样啊?”

对面的白敬亭一脸懵,吴映洁觉得他更可爱了,但她没打算直接就说他可爱,毕竟男生都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可爱,而且经过今晚晚餐,她明白白敬亭大概是个挺怕尴尬的一个人。

“没有啊,就是觉得我和你很有缘分啊,完全没想到原来住我对面的人是你。”

“我也没想到。”虽然不理解这个理由为啥让吴映洁笑得这么厉害,但这话白敬亭也有同感,毕竟这也是刚才他第一眼看到吴映洁时内心的os。

“是吧,离这么近感觉还蛮不错,以后随时都可以聊天。”

“嗯。”


吴映洁趴在窗台上朝白敬亭笑着,白敬亭不敢直视她,只好抬头看星星,吴映洁瞧着白敬亭的脸从白到微红,不禁笑得更灿烂。

真可爱,某鬼的想法。
幸好是晚上,某白的想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发现lof好久没更新这篇了!



今天发布会,发现NZND的世界,鬼超红出现啦!

所以,之前三个魄文脑洞有关白rap的那个,可能得缓缓

等看完新一期NZND,看一下官方怎么发展再写

如果和我自己的脑洞差太远,就按我自己原来的架构写,当平行世界ww

以后看有没有机会再写一篇白rap×鬼超红!

评论
热度(40)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