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我们相遇的世界

答应的新坑,暗黑向,白鬼两人在黑暗里相互救赎和扶持

第一更交代事件发生的由头,白有稍稍提及上线,但他的戏份重要还是在中后期

【不同时间线,代入不同人的角度去看,最后还原完整故事】

【一开始可能有些乱】

【注意看时间和人物分割】 

 

>>>吴映洁

1.

走出房门前,吴映洁回头望了眼身后凌乱的房间,视线触及某一处时,她的眼神变得更黯淡,手中的东西被她紧紧地握着。

随后,她决然转过身去,拢紧身上的外套,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走出屋子,外面已是深夜,吴映洁一个人在寂静无人的路上疯狂跑着,如今,她已经没了退路。

这一天是十月十五日。

 

>>>张若昀(高级督察)

2.

“若昀哥,听说这次案件上头给了不少压力,能扛住吗?”

“扛不住也得扛啊,”张若昀拿起桌上厚厚的文件和好些物证,起身拍了拍隔壁组后辈吴磊的肩,“走了。”

勉强撑起的笑容在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便消失了,走去审讯室的一路,他的表情渐渐变得凝重。

 

3.

审讯室。

两人上次见面是五天前,刚开始张若昀对眼前的人完全没有怀疑,只是好奇问了她是怎么被牵扯进来的,可后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放她离开时,死者亲属突然的指证,一下将她推到了重点嫌疑人的位置。

张若昀走进来坐在这,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他看着对面安静低头坐着的人,心情很复杂,他心里憋了很多话,可每每要开口时却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咙,好几次他都开不了口。

可以说,到现在为止,即使证据都指向眼前这个人,但张若昀就是打从心里认为,她不可能是凶手。

六年前,两人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个警察局,当时她的身份是死者亲属,张若昀看过她在警察局里哭到崩溃瘫坐在地上的样子,她到处求助,却无一人理她,最后还是主理她案子的检察官赶到,劝说了好久,才将坐在地上哭的她扶着离开。

那时的他只是个刚到警局的新人,初到职场的生怯使他没能上前去安慰这样一个小女生,后来他去问了主理她案子的前辈,这才彻底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他很生气也很后悔,可这一切都已经没用了,因为她的案子已经盖棺定论,而且在那天过后,自己就再没见过她。

而在六年后的今天,她再次坐在自己的面前,而这次,她成了凶杀案的重点嫌疑人。

 

 

>>>吴映洁

4.

五天前。

门那边传来紧促的敲声,吴映洁坐在沙发上,她抓着自己的手深呼吸了一次,整理好情绪她才走过去打开门,如她所料,是警察。

“你好,吴小姐,昨晚在MG山道250号别墅发生了一宗命案,死者是之前你曾经见过的白富豪,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警方工作,到警局协助调查。”

“好。”

 

车子开往警局,吴映洁望着眼前不断转换的景色,此刻她觉得自己的心很平静。

吴映洁相信,一切按照想法进行的话,他们很快很快就没事了。

 

5.

独自坐在审讯室几分钟后,从外面进来了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警官,他坐下递给自己的一杯咖啡和一个面包。

“吃吧,大中午的,饿了吧。”

或许是见她没拿,以为她是害怕或不好意思,警官又补充了一句,“这里吃没关系,这款面包很好吃的。”

气氛并没有预想的严肃,吴映洁看着桌上的面包和咖啡,有些心动,她从昨天开始基本就没吃什么东西。

手刚触及咖啡时,吴映洁停了一下,随后转向了面包,她抓起面包,吃得很快,因为这一刻她真的很饿。

这般狼吞虎咽换来的后果,她吃最后一口时把自己噎住了。

“來,喝一口这个。”

吴映洁向警官摆摆手示意不用,她拼命地捶着胸口,经过几秒的艰辛努力面包终于顺利地吞了下去。

一旁的警官看得胆颤心惊的,开口时还有些虚虚的,“没事吧?吓死了,差点以为我要害死个人。”

“没事,其实也不关你的事,只是我不爱喝咖啡了。”

 

6. 

这个意外的小插曲,让吴映洁对眼前的人稍稍放松了警惕。

吴映洁看着对面那个盯着咖啡杯看的人,她觉得这人特别奇怪,明明自己现在即使不算嫌疑犯,至少也是个证人,可已经进来那么久了,他却没说过任何有关案子的事。

或许是她的视线太强烈,对面的人放弃了看杯子,转回來笑着问她,“怎么一直看着我。”

“进来这么久了,警官你不用工作的吗?”

“我不叫警官,我叫张若昀,至于工作嘛,循例还是要的,”他瞄了瞄上面的摄像头,随后翻开了记录本,“那我问问题,你回答就好。”

“昨晚,也就是十月十五号晚上九点以及之后,你在哪儿?”

“我一个人在家。”

“有人证吗?”

吴映洁摇摇头,“我一个人住。”

“好,那下问题,死者白富豪跟你的关系,”张若昀从一叠照片里取出一张,推到了吴映洁面前,他用手指点了点照片里的人,“我们查过通话记录,白富豪最近打了好几次电话给你,而且也有不少人证实了最近一个月他有到酒吧找过你两三次。”

看着照片里的人,开始时吴映洁蹙着眉头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后才幽幽开口:“他是我在酒吧的一个客人,想追求我,但第一次提出时我就已经拒绝了,酒吧的人都知道,之后那些都是他一直在纠缠我。”

吴映洁说完最后一个字,张若昀也作好了记录,他抬起头,对她笑着,“好了,我问完了,你可以回去了。”

“这么快吗?你没有其他需要问的?”

张若昀摇了摇头,吴映洁看着他收拾好桌子上的东西,随后起身开门,他转回头來对她说:“走吧。”

 

7.

张若昀领着吴映洁走到警局大堂,他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门,“那边就是大门,你一个人回去小心点。”

听了他的话,吴映洁没有动,她看着跟前这个警官,心中的疑惑很大,她欲言又止了好几次,可最终还是没能把心底最想问的话说出来。

“怎么了,想跟我说什么吗?”

“没有,谢谢你,我先走了。”吴映洁摇了摇头,将想要出口的话还是憋了回去,因为她知道这样做才是正确的。

 

道别后,吴映洁慢步走向门口,忽然门外进来一个警员和一个女人,当吴映洁视线触及那个女人时,不知为何,她心底竟涌出了不安。

吴映洁稍稍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可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那个瞬间,她的手一下子被抓住,女人的力气很大,吴映洁用力想掰开,可结果,她越是挣扎,那个女人抓她的手就越用力。

那个女人看向她的眼神有种说不清的诡异感,这让吴映洁心中的不安愈来愈浓。

忽地,那人眼神变得锐利,指着她疯狂开始喊骂,“是她!就是她!就是她杀了我丈夫打伤我儿子!”

 

状况在这一刻遭遇倾覆,一切的事开始走向吴映洁做好准备的另一个方向。 



 

评论(2)
热度(48)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