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cilia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我的世界流转变化,你却没时差

眉间雪

╱第三章╱

甄公主一案,举国沸腾,当朝太子、鬼氏一族、湖国派来护送的将军宫女,还有附属小国木兰都牵涉其中,案件的卷宗和证据繁杂而多,大理寺甚至空出了一个房用于堆放。

两天下来,白敬亭几乎是不眠不休才将全部东西再仔细地看了一遍。

滴水不漏,环环相扣。

案子从表面看来,证据和供词都是符合常理的,找不出任何漏洞,可正是如此,白敬亭才认为这件案子不简单。

那件判定吴映洁为主谋的证物,由邻国陪嫁而来的蓉宫女上呈。

据她的供词,当日结束了太子的召见,经过映瑶阁,见一位宫人从内走出,神色鬼祟,她与送自己离开的太子侍卫一同跟了上去,跟了一路,最终那人在冷宫的草丛偷偷埋了一样东西,他们在那人走后挖开此处,发现了青玉瓶子,两人认为可疑方才收起,上呈本国大理寺。

可时间点过于蹊跷,那日正是陛下答应邻国查明案件,十日期限的最后一日。

当日每一个大理寺的官员无不是焦头烂额,查不出凶手,又不敢随便捏造案情,每个人都怕限期一过无法跟陛下交代,自己性命便不保了。

这件证物的出现,恰恰成为了当时的一根救命稻草,大理寺官员无不牢牢握住,哪怕这份证据还具备疑点,但他们都只管上呈陛下,好有个交代。

白敬亭得知消息时,已是他们上呈陛下之后,陛下震怒,直接派了总管太监和大内侍卫去拿人,宫中传闻,即便是那时同在御书房议事的太子跪下求情,也是无用。

致使甄公主中毒的口红,口红上奇特的毒药,关键的证据均指向太子侧妃鬼氏,一切的风浪瞬间都倒向一方,朝中大臣们几乎是同时上书谴责,要求立即赐死太子侧妃,而这些人里有一向默默无闻的人,同时也有一向与鬼氏一族不和的人。

各怀心思,众人皆知。

罪名是不忿妃位被降,一切合情合理,连吴映洁本人也在大理寺的审讯中作出了承认。

可这一切却都不是白敬亭心中的答案,即便吴映洁与她身边的人都选择了闭口不言,但白敬亭只明白一件事,吴映洁不会杀人。

真相笼罩着的那层轻纱,白敬亭心如明镜,他心底里一直有个怀疑的人,他相信只需查证此人,总会捉得住一些蛛丝马迹,可他却迟迟未动,只因他不敢。

因为他不愿得出那个答案,甚至他逃走了三年,他知道自己逃得够久了,如今自己也不能再逃,因为没有什么比牢中人的命更重要。

仲山上的梅花,以往都只有他一人去看,这次他想和吴映洁一起。

 

敲响宵禁后的皇城陷入一片静谧,此刻未眠的只有值夜的宫人和侍卫,白敬亭用轻功穿梭于各个宫殿的房顶,最后他停在了一所宫殿的屋顶,趴在瓦上,注视着宫殿内的情况。

屋子的灯火皆熄,值夜守卫的人也出奇的少,诡异,这是白敬亭的第一感觉。

悄无声息地转进目标的屋子,进入后白敬亭循着方法摸了不少地方,暗室和暗格都让他摸出来,可这都是些与本案无关的东西。

渐渐地开始感到急躁,白敬亭扫视了屋子一圈,毒药不会在这屋自己是清楚的,但他直觉这间屋子肯定是有什么会与案子相连。

白敬亭摸着檀木桌,这是他进屋子到现在都没有搜的地方,因为太明显。

如今若暗处皆不是,是否会在明处?

桌上宣纸的隐字和书册皆无直接疑点,白敬亭一支支地拿起桌上的毛笔,可当他拿起最后一支时,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白敬亭稍稍推开了里侧的窗,借着月光,白敬亭看到了这支笔的毛色已经变了,它的触感是不同的,他拿着笔的手开始颤抖,紧紧地捏了捏笔上的羊毛,放开后,手指沾了些许紫色的微粒,白敬亭放在鼻间闻了闻,是草枯萎。

这支笔即便不能完全定下那个人的罪,起码算是个可靠的疑点了,只要上呈的时机得当,吴映洁便有翻案的机会。

白敬亭将笔用布小心翼翼地包好藏入怀中,随后如他进来时那般,看准时机侧身转出房间,可正当他想轻身飞上屋顶时,一阵劲力很强的风向他袭来,伴随而来的是一把利剑,白敬亭即刻抽出背后的佩剑抵抗。

突如其来的黑衣人很强,即使白敬亭是琅丫榜排行第二的高手,两人一时间里居然也难以分出胜负,十多个回合后,渐渐的白敬亭眉头紧蹙。

此人即使再怎么隐藏自己的武功路数,可白敬亭已意识到这是他的旧识,此人是他的意料之外。

白敬亭边防守边寻机会想要逃走,再这样打下去,招来值夜侍卫不说,重要的是他深知面对此人,自己的胜算不大。

黑衣人这边同样了然白敬亭的意图,他没有出杀招,只是不断地试探着白敬亭的动作,在白敬亭试出了他身份的同时,他也试出了白敬亭的防守重点是胸口处。

知道东西藏胸口了,黑衣人攻击虽然依旧没有露杀意,但却开始变得更猛更快,暴露了弱点,白敬亭则更处于劣势,他没有放弃寻找突破口,但可惜的是,黑衣人封住了他所有的意图。

渐渐落于下风的白敬亭,知道再不多于十招,自己就会败了,毕竟旧日里,他与眼前这位交手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

这个事实黑衣人同样明白,正当黑衣人准备发出最后一式时,却见白敬亭使出了从未见过的招式,攻势很猛,黑衣人明白自己已然把白敬亭逼上了绝路,这招是要他命的,可他同样了然这招过后,白敬亭自己恐怕也不会好过。

两败俱伤,这不是黑衣人想要的结果。

黑衣人明显对这招做出了退避,白敬亭知道自己是寻到机会了,他强硬地收回了攻势,招式的回势重伤了他本身,但此时他已顾不上这些了。

白敬亭用轻功攀上房顶,却只见他突然一个急停返身。

他大意了,黑衣人没有跟上来,屋顶必定有埋伏。

意识到这点时,已是三箭齐发,白敬亭一个翻身,勉强避过前两箭,却不料最后一支箭擦破了他胸口的衣服,一直藏于怀中的东西掉了出来。

白敬亭反身想捉住,手却只捉住了布,而笔早已被等候在一旁的黑衣人抢了过去,见此白敬亭全然不顾其他,连忙上前去抢。

“你没有胜算了,懂得退才是真正聪明的人。”黑衣人说出今晚的第一句话,随后他一掌击在了白敬亭的胸口,内力震得白敬亭连退了好几步。

眼中充斥的皆是愤怒,白敬亭发疯似的上前抢黑衣人手中的笔,不似之前,如今招招无不是杀招,可惜,身上的重伤影响了他。

面对白敬亭的攻势,黑衣人毫无压力,而猛烈的招式只会让白敬亭的伤势更重,可如今他眼里只剩那支笔,因为只有这个,才能救吴映洁。

“白大人,你这个模样,并非她所想要见到的。”

来人的话很轻,却足以传到白敬亭的耳中。

身披深蓝斗篷的人从暗处走了出来,黑衣人听见话,随即也与白敬亭拉开了距离,他手一抛,手上的笔稳稳落在了那人手上。

“终于出来了吗,我以为你会一直藏着的,”白敬亭止住了攻势,他看着站在他不远处的两人,眼里全是冰霜,“炅先生。”

那人还是平日里那副温润如玉的模样,脸上同样是那从未变过的清淡笑意。

“因为我曾经允诺了一人,要帮她完成最后的事。”


>>>>>>>>>>>>>>>>>>>>>>>>>>>>>>>>

映瑶殿→映瑶阁

文里有一点与名侦不同,名侦里太子是住太子府,这里设定太子住在皇城东宫。

这章主要是交代一些事,替番外铺了些东西,不过都是在些很细的地方,番外会提到。


最近实习太忙了,经常加班,lof消失了一个多星期,贴吧消失得更久orz

现代那篇写得比这篇更慢,我自己也蛮急的

所以感谢那些不嫌弃我填坑慢的人,你们都是天使!


评论
热度(35)

© ❀ 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